天真一去不回,17岁的记忆

17岁,我渴望读一篇永远长不大的童话。我内心的流离失所,我要掩盖,我要快乐的生活下去。在一个很长,很长的梦境里,我需要爱的温暖,我要走出梦的包围,我要走出我心中的高墙,我的梦境应该要消失了。

17岁,像水一样的流年,慢慢的流进了我的记忆,我和身体。我还可以任性的噘着嘴,可以伸出手向父母要钱,买我想要看的书,想吃的零食。还可以在父母面前很任性的说,我不想做什么事,我要怎样怎样做。我还可以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吗?可是我是在过一个人的生活。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城市里,走在陌生的人群里,看着陌生的人对我微笑,我会安慰自己说,我心里有一种感动,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。在这个城市里我必须得生存下去。所以我还是要一个人高兴,一个人流泪,一个人看着我单薄,透明的生活,然后伤感到泪水模糊,昏昏沉沉的睡去。在睡梦中,我可以很幸福,还可以像个孩子一样的任性。醒来了,我一脸的落寞,一脸的迷茫,我发现我是在梦境里,然后傻傻的很无奈的说,原来我是在做梦啊。梦醒了,生活还要继续,我也长大了,我不可以再像个孩子一样的任性了。

我默然了,我沉默不语的少年时光里,我竟然没有看到过我手中的幸福。不是说紧握在手中的幸福是简单而透明的吗?我残缺的手掌里,看不到任何的光亮。我是一个没有记忆没有方向的过路人,孤独,寂寞的找寻着我的影子,我的灵魂。

17岁,仰望天空的时候我会觉得很幸福。(隐约中听某人说过,仰望天空的时候便是在仰望幸福)我是在以什么样的姿势诉说,我的哀愁,我的茫然,我的伤感,还有我明媚的笑,我流离的青春,我简单的梦想。
17岁,孤独的孩子,悄悄的在风里长大了,我看见了我的天堂,一切恍如隔世。我会轻轻的快乐的歌唱了。我怀念过去的你,怀念我留在单车上的十七岁,怀念曾经因你的一阵微笑而激荡起来的风,夹着悲欢和一去不再回来的昨天,浩浩荡荡地穿越我单薄的青春。明亮。伤感。无穷尽。
在知道与明白之间,我选择离开一会。曾经以为用两个月时间旅行可以彻底结束一段感情,但事实是,要结束的话,只是一秒半秒之间的事,而结束不了的话,再多两个月也帮不了。不过有点可以肯定,两个星期不长不短可以用作缓衡,冷静一下,轻松一下。所以,有时离开是为了回来。每个人的手都是一把锁.

No comments: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