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醉自己

总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总有莫名其妙的感伤,喜欢用酒精来麻醉自己,总是在欢笑的同时隐藏着

一种不知的伤感。习惯了用孤独和沉默来为心情疗伤,也习惯了自己一个人来吞噬所有的不愈

快,总是不记得身边还有什么人的存在,不知道在自己这片下雨地带以外还有阳光和快乐,每当

心里下雨的时候就觉得世界都同我潮湿的心一样,也在被潮湿侵蚀!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。忘了快乐的自己喜欢在嬉笑中逃离人群,独自来到陌生的地方,喝着

酒,然后默默的发呆。想着人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,而又为什么经受着喜怒哀乐,天为什么有阴

晴圆缺,我为什么总爱莫名其妙的伤心。

慢慢的喜欢上了,渐渐地爱上了洒脱与玩世不恭。于是自己也总是莫名其妙的说出一些不知名

的话,做出一些别人惊讶的事!总是在梦中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一件事,醒来后也总渴望自己

那一天能如梦中的自己一样洒脱。

在几个彻夜不眠的日子,除了用声音和泪来麻醉自己,就是整夜不眠的电视屏幕,在一个礼拜

以后,我依然离开了,想法很简单,不再天真的期待,只想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尽情的放纵自

己的快乐,大声地笑,大声地哭!

No comments: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