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我想我那时是有点感伤。亲身感觉到爱情是多么的脆弱。

我连自己都不清楚。是或不是。又有何分别.

或许有那么一天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就糊里糊涂的死去了。
那时。地球绕着太阳照样转。自己就好象一颗灰尘一样。来的时候。没有人知。消失的时候。也没有人知.

无论是生还是死。永远都是这样悄无声息

好象从没有生。也没有死。

路是自己在走,却开始害怕回头去看曾走过的路
或许是害怕看到血粼粼的场面,或许是害怕看见孤单的脚印.

只是一个人走着永远的路、即使前边布满的荆棘  也不会去说 我后悔了、毕竟是路自己走的。 没人逼迫过。

也不曾再让自己抱着任何人哭、因为悲伤是自己的。

自己的事不需要太多的人来懂、不喜欢听到那些评论、或许是害怕、只是一个人沉默。

No comments: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