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光一瞬,添泪一痕

         云卷香重,叶沁透容,几帘心事笑如梦;
锦晓妆半,翠淡眉浓,初见如依流画中。
厚重的夜色,揉碎着夏日里江面上悠扬的汽笛声,尘封的记忆,回眸轻逝,沧桑了谁家寂寞的阳台?
伫立在往昔岁月的河岸边缘,滚滚红尘,流不去的文字点滴绣在幽暗泛黄的纸张上,一笔笔描摹着花前月下,葬雨湿梨花的场景。那情,多少次流淌我堆积如山的思念,这愫,多少次缓释悲凉万千的无奈,执着笔,用你脸间的温度发烫着几多流泪的心。
导演的故事没有改变,只是那个你在更新着。
记不得,何时开始迷恋上撕下日历埋葬昨天的那种痛苦,抑或寂静的深夜中习惯性的听着破碎的声音,有些东西需要很用心才能刻骨铭记,而有些,却漫不经心在心间蔓延而去,也许,我们注定经历了才会深切的体会到“流光一瞬,添泪一痕”的忧愁,一页页发黄的日历,被那个叫无情的火无情的烧掉了,只残留了半地余灰,和数不清幸福记忆的瞬间。
深夜中的星光点缀了光明,却、也沉淀了我的思念,你拯救了我,却、也放弃了我。都说回忆,回不去的才叫记忆,而那个初见的地方,在那句轻微的再见中,在也回眸不出,融不进去漫过痕迹那一秒永恒的永远,或许,季节的容颜改变的是那些寂寞又易逝的文字。
流光易老,逝水如沧,清风皓月,枕上余伤,一阵阵忧郁的夜风浓浓的迷离着思念的思绪,却,不断整理着忧愁的忧伤,突然的,想高歌一曲离殇,任凭哀怨的情丝漂泊着岁月淌不过海誓山盟的惆怅,于一曲挽歌中,流逝着青春风铃响起曾经一往情深的蛩音。
流年去无情,风尘苦一生,指尖沙沙文字憔悴着夜晚华丽的梦境,那一年,那些事,注定了于心房轻扣忧伤的故事,一场引子,打翻了相遇悸动的五味瓶,微风漫过的脸庞,却,在也感受不到熟悉的气息,而昔日初见的街道,却、早已从心里恍惚般无痕的走远,渐渐淡了,渐渐陌生了。
夜色深森,笼罩着自己埋葬和隐藏的曾经,低语倾诉,怕惊扰了安静的夜,茫顾四周,沉沉的寂寞感层叠压在心口,浸透着瞬间倾倒岁月的记忆,一股又一股的热泪涌现出来,恸哭着被眷顾你我的过去,也许,重新拾起的并不是记忆中那个温暖如昔的夏日。
流光纸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心事,偶尔,点点星光,为寂寞染上苍白的色调,仿佛远处厚重最矫情的纯真。可、笔下停留的一瞬,潸然平添了一抹轻痕。

No comments: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