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国荣

猜测一:为情所困
除了电影成就引人注目外,张国荣的感情与性向,也为喜爱他的歌迷与影迷所关注。因此,在他跳楼轻生后,不少人臆测他是因为感情不顺才决定了结此生。
出道将近20年的张国荣,最后几年的时间几乎都与唐先生的名字绑在一起。据说在遗书中张国荣表示,他感情不顺,难以在好友唐先生和一名二十余岁 青年间做出选择,感到非常困扰,因而自杀。这是否意味着他与唐先生的感情已经渐行渐远?又是否意味着他为情所困而不能自拔?在1996到1997年的“跨 越97演唱会”上,张国荣以一首“月亮代表我的心”公开献给唐先生,还说:“唐先生是除妈妈以外,我生命中至爱的人!”,从而正式向社会公开了自己的感情 世界。由此,张国荣名字与唐先生再也没有分开过。
唐鹤德是张国荣幼时认识的好友,毕业于荃湾名校圣芳济中学。在读书期间,唐一直是校内的风云人物。在张、唐绯闻传出后,张国荣一直否认。 1995年,两人被传媒跟踪,张国荣怒撞采访车,但共同走过10个年头后,张国荣终于按捺不住,在1997年1月的复出演唱会快结束时,公开了两人的关 系。2000年,两人的感情愈趋稳定,不但结伴于公开场合,更亲密同游泰国。而唐也与多位好友公开庆祝张国荣的44岁生日。
2002年金马奖后,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公开露面的张国荣,外传他和密友唐先生感情生变。张国荣助理介入两人感情,而唐先生也另结新欢。两人因 此激烈争吵,并且张国荣还退出两人联名公司的经营。2002年9月,张国荣因46岁生日在寓所内设宴款待众友,唐唐却未见露面,而助手Kenneth则以 主人的身份招呼宾客。宴会结束时,门外等候的传媒齐齐恭贺哥哥生日快乐,他也相当配合,即时向传媒挥手,并且双手合十表示多谢,他还大方地与陈自强拥抱和 拉手,让大家拍照。但却有好友透露,他是强颜欢笑,内心其实很痛苦。据邻居透露,近来,张国荣的寓所半夜常传来争吵声,吵到激烈时更会掷碎物件。张国荣曾 不断尝试挽救这段17年的感情。为了挽回两人感情,他跑到上环济公庙祈福。所有这些,似乎都显示两人的感情似乎走到绝境。不过,2003年3月2日,张国 荣和唐先生曾到浅水湾喝茶,并被媒体逮个正着,似乎看不出两人有不和的迹象。只是没想到才一个月时间,张国荣就跳楼自杀,实在令人唏嘘万分。
猜测二:精神抑郁症
外界普遍宣称张国荣因拍鬼片《异度空间》而患上忧郁症,以至他不得已推掉了原先已接下的汤臣公司的新片《美丽上海》。
据说,张国荣在2002年5月拍摄影片《异度空间》时太过投入,以至戏拍完了仍无法抽离角色,导致精神过分紧张,因而患上了精神抑郁症。一直到 拍完片后的好几个月,他的声音都气若游丝,不断地看病吃药。被传出患忧郁症后,张国荣被迫取消了原定的工作计划,其中包括参与演出徐枫监制的《美丽上 海》、《蓝宇》投资人石雪投资的《偷心》,以及唱片计划等。但张国荣曾否认了这种说法,只承认自己因压力大影响了情绪,并且2002年10月更以行动来辟 谣。他以一身黑色西装的潇洒打扮到场支持2002年Cash金帆音乐奖颁奖礼,虽然没有接受访问,却十分大方。大会本来安排他从秘密通道进场,但他却选择 了从正门进场,又任凭记者拍照,更不时向大家挥手,显得十分亲切。谭咏麟上前问他“他们说你忧郁症,为何我一点也不觉得?”张国荣听后立即转一转身,证实 自己十分精神。当时,他整晚都满面笑容,上台时更风骚地亲吻了女主持潘芳芳的面颊,发言时也声音洪亮,并无沙哑,显得甚为健康……当初如此截然不同的报 道,让人们今天在张国荣死因之“抑郁说”上也自然会分歧不小。而且后来披露的张国荣遗书也全然把人们的思路从“抑郁”两个字上引开。
 猜测三:不堪压力
张国荣凡事都力求完美,已经46岁的他相当在意自己的外形以及在影歌迷心目中的形象。据称他已开始为日秃的头发而烦恼,并积极转型到幕后当导 演。他曾公开表示,“演员只是棋子,导演才是整部电影的灵魂”。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保持年轻完美的形象,所以他在香港成立了“梦幻联队”制作公司准备转 到幕后当导演。由于求好心切,还特别北上向姜文请教。但又因为压力过大,原本已经开拔到北京、青岛等地准备开拍的《偷心》只得停机。因此有人认为,张国荣 深为工作压力所困,所以最后选择了自杀。但也有人认为,张国荣是因为同性恋的社会舆论压力过大,不死无以肩负。但这方面的可能性太小,因为2000年已经 有新闻说,他答应免费为同性恋组织举办的“十大杰出同性恋报导奖”担任评判,以为香港同性恋打气,显示他终于肯公开其同性恋取向。既然3年前就为相关机构 效力,那么现在才为性取向而自尽,此说显然难以自圆其说。
猜测四:《偷心》未竟
张国荣的突然辞世令人扼腕叹息,而生前,有一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、郁郁寡欢,那就是没有将电影《偷心》完成。这部影片凝结了张国荣无数心血, 也是他准备由演员向导演转型的第一部作品。在剧本、演员等一切因素都筹备妥当之后,这部电影最终因为资金没有到位而没能开机,让他为此一直郁郁寡欢。目 前,《偷心》的编剧、女作家何冀平说起了这部未竟的电影对张国荣的重大影响,她说张国荣为这件事投入了很多精力。从2002年春天开始,他们曾一起为《偷 心》做准备,跑了上海、北京好多地方,连服装、道具、演员和执行导演都选好了,电影却没能拍成。
何指出《偷心》是一部描写一个艺术家情感的电影,结局依然是何冀平一贯的充满遗憾的凄美结局。当时这个构想一出来,港方就有人要投资,但张国荣 还是决定接受一个朋友推荐的内地投资人。没想到这个投资人出了问题,资金没有到位,使得电影流产。而张国荣又怕找别的人投资丢面子,于是电影的拍摄就被无 限期搁置了,这对张国荣的完美性格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。何冀平说:“我刚一听到他自杀的消息,心里特别难过。我一直觉得,如果电影拍成了,他也许就不会这 样了。我准备改编《天下第一楼》的时候,给他打了电话,我说如果再有机会,我还会帮他把电影进行到底。听得出来,他有点惆怅,似乎对那部电影念念不忘、欲 言又止,我心里也觉得很不好受。”在与张国荣的接触中,何冀平觉得他没有抑郁性格,是一个随和、坦然、率直的人,但她也认为他有一种“高处不胜寒”的寂 寞。人太成功了,有时反而找不到自己的寄托在哪里。

No comments: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