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

世界上很多人總是以為,自己能夠掌控一切,我曾經也這麼認為。現在,我終於明白常常因為自己以為,就去做的人終究會碰釘子的,會自討苦吃的。
從小,我就是個比較自我的人,對於想要的東西,我會費盡心思設法得到。想做的事,集大家的力量也勸服不了我。雖然,這樣的性格並沒有造就我一帆風順的人生道路,有些事情盡了最大的努力,還是落空的,但這些都沒影響我。我還是一樣,為了所有我想要的東西而努力追求。

5年前,當我第一眼遇見他時,我就知道自己接下來所要努力的方向了。做好了資料搜尋的工作之後,我才知道他在談著一場遠距離的戀愛。他跟他的女友是青梅竹馬,已經在一起很多年了,女友在1年前去了海外深造。
對於這樣的情況,我的心掙扎了一番。雖然大家都說我很自我,但對於社會的道德倫理,我還沒能完 全忽視。這段掙扎期還挺長的,我遲遲沒有採取行動。可是,這段期間,我們卻日趨熟絡,已經進展到單獨相約吃飯看戲的階段。我們一直都把對方當作好朋友,我 常常不經意地聊起他的女友,他也若無其事地跟我鬼扯。
後來,我們之間的友誼慢慢起了變化,誰也不再提起他的女朋友。我們嘴里甚麼也沒有明說,但一些 微妙的變化已經產生了。心裡,有點掙扎,卻也有點甜蜜的。朋友要我別自尋煩惱了,何苦讓自己踩入感情糾紛的深淵。我總是聳聳肩,甚麼也不多談。我總是說, 我沒有採取任何行動,我只是讓事情順其自然地發展而已。我以為,這樣做是沒錯的。
這樣的關係維持了近2年的時間。期間,如果他的女友回來,我們都很有默契地不見面。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介入了人家的感情,是不是電影裡的第三者角色。
朋友總是很憂心地問我,為甚麼不攤開來明說呢,這樣的局面對我太不公平了。我還是笑笑不回應, 我當時以為,只要這樣的關係再維持久一些,我儲存了足夠籌碼,才會是談判的好時機。我以為,他告訴我說,他們之間的感情越來越淡,需要處理一下,就是對我 的無形承諾。我以為,不在他成功處理問題之前,勉強他給我一個答復,就是對他最大的包容和體貼。
那年農曆新年前夕,他突然告訴我他想要結婚了。我震驚地說不出話來,心中只是一直反問著:難道 你不需要解決跟我之間的問題嗎?我沒有把問題問出來,我只用不解的眼神望著他。他的笑,變得很牽強,眼神也開始四處飄移。我明白了,原來我一直以為的事情 都是錯的。我失魂落魄地離開了,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質問他,我們之間甚麼都不是,我找不到質問他的理由和身份。
耳邊一直傳來他如何籌備婚禮、婚紗照拍得多漂亮的消息,我幾乎崩潰了。朋友要我勇敢地問一次, 我還是沒有作出努力。我不知道他是否因為我不問,就當作我沒爭取過;還是故意甚麼都不說,讓事情就這樣落幕,不必煩惱。總之,我無法諒解,我們曾經有過如 此的情誼,他卻棄我而不顧。懷著破碎的心,我最後離開了。

他跟我之間,有著許多共同的朋友。很多朋友在我離開的這2年來,總是不停地問我,以前那麼友好的我們,為甚麼卻不再聯絡了。他在這些年來,也給我發了不少的電郵,我一封也沒有回復。他的舉動對我而言,是一種虛假的動作。
今天,我回來了。我以為2年的時間已經沖淡了我們的過去,我可以適應回來這裡的生活,親耳聆聽朋友向我訴說他的生活。可惜,那天聽說他的小寶寶滿月了,我的心還是抽痛了一下。原來,我又犯錯了,我又以為錯誤了。

No comments: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