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以后,我才真正的体会到,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。

我反复的测量了自己走过的路,回忆发生在路上的种种

事情,确实觉得了不起,可是当事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

No comments:

Ads